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博客详情

第三幕 新大的雪

FreshMan2019年04月11日 17:29大雪,思念342

简介在那么一瞬间,我想让你见见北疆的鹅毛大雪,想让你吃遍二道桥的小吃,想让你听听冬布拉美妙的调子,而这些我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就像你从来没有说过你眼中的世界一样,雪花飘飞到各处,永远拼不到一起。

2018年第一个工作日,FreshMan在想,机智的你们都做了哪些新年计划呢?健身?考研?找个女朋友?考证?存钱?看十本书?又或者改掉你喜欢八卦的毛病?别逗了,想骗我,你们大概只是享受制定计划本身的快感吧。如果你说不是,那我们现在开扒:第三幕。


1.伊始

在那么一瞬间,我想让你见见北疆的鹅毛大雪,想让你吃遍二道桥的小吃,想让你听听冬布拉美妙的调子,而这些我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就像你从来没有说过你眼中的世界一样,雪花飘飞到各处,永远拼不到一起。

大雪.png

我学会了煲电话粥——每天晚上我都会打电话,穿一个裤衩,坐在暖气包上或是靠在门廊上,亦或聚会中故意给李健打电话。但是通话的分钟数却是一个递减函数,120分钟,100分钟……10分,她可能是忙的,我理解。

我试探着送她精致的礼物,对,试探着。只是她偶尔会说很开心,于是我在QQ空间中写一条记录:今天小妮子很开心。

她说她很忙,以后就不要每天都联系了,我在QQ空间中写一条记录:她很忙的,我理解。

她说现在不说了,我要去熙街了,我在QQ空间中写一条记录:以后让她做导游,我们要去熙街。

……

就这样,大学第一年的冬天来临了,我也学会了打游戏,上网,逃课,睡懒觉,哦,对了,还有挂科。

 

“小白,你有女朋友了哈?”QQ上闪烁着王倩的头像,“我看到了你的空间动态,我猜想你应该有女朋友了。”

“我……”,TMD,谁乱说的啊,“诶,就算是吧,怎么了呢?”

王倩:“恭喜你呀~找到了你的初恋啦。”

王倩:“现在你有女朋友了,我告诉你个秘密吧。”

什么鬼哦,我自己都不知道算不算恋爱呢,“你说,什么秘密?”

“我喜欢你。”

“我以前喜欢你,现在终于可以说出来了。”说完头像灰了,看着屏幕上的字,我无法平静了,心一下子沉了下去,为什么现在才说,怎么现在才说……许久许久之后,我问王倩,“你,你男朋友是哪儿的啊?”

隔了两天之后她没有回复我,我真的耐不住了,拨通了她的电话。

“喂,王倩么?我是小白”,我小声的说。

“喂,小白,怎么是你啊,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啊。”王倩欣喜的声音,是那么熟悉,高中时期她看着我教她不会的题目时也是这样的语调。

“你,你男朋友是哪儿的啊?我认识么?你们怎么认识的啊?”我语速提高了。

“哦,他是我高二的同桌,高淼,跟你很像,思维,习惯,做事方式,他经常翻我笔记本,然后就……他很能安慰我,还说要跟我一起努力,去同一个城市上学。只是后来他留在了成都,我来了南昌。上个月他向我表白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不知道要不要答应他,就说先考虑一段时间。前一段时间,看到你QQ空间里面的留言,还有动态,我想你应该有女朋友了吧,这傻子也有开窍的一天呢,我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然后我就答应他了。哈哈哈,你再也不用担心我嫁不出去了吧。你也要好好的带人家妹子,你说过你很专一的哦,我们都加油哈。”她不再像以前那样胆怯了,能够这么流畅的跟我讲。

“嗯,那你们,这离得有点,有点远哈,成都,南昌。”当我说出来时,我后悔了。

“还好啊,你们一个新疆,一个四川如果都能走下去,我这算近的呢。”她笑着说,“你的笔记本还在我这儿呢,你还要不?我老是拿错,偶尔写日记的时候拿出来一看是高中数学题。”王倩乐了。

“我的笔记本?哦,那个记数学题的么?”我恍然,那个本子已经遗失很久了,原来在她那里。

“对啊,封面一摸一样的呢。”

“不要了,你留着吧,或者,或者,你仍了吧。”声音小到我自己都听不见了。

早上上课要穿过积雪20厘米厚的操场,还有一条马路。当站在马路边回头看走过的操场上的脚印时,疑似有雪花开始覆盖了。

躺雪里.png

2.争吵

每个月的话费依然是200多,但是跟李健聊的时间却没有增加。

王倩说,我对她很不礼貌,每次聊天文字都没有标点符号,看都懒得看。我说聊个天还要打标点符号,多麻烦啊。但是第二天我就开始加上标点符号了,还开始用符号表情了,估计符号表情就是从我这儿开始流行的吧。

王倩问我,你平时没课的时候都干嘛呢,我不好意思说在打游戏,睡觉,只好骗她说,我看书啊,钻实验室呢。第二周,我去了网络中心做了兼职。

“小白,你电话,二小姐打来的。”,室长拿着手机跑到洗衣槽来把手机给我,“还二小姐呢,你们家是不是还有大小姐,三小姐啊?”

“喂,王倩同学啊,怎么这么晚打电话哦,你不是应该睡觉么,现在11点了呢。虽然我们这边天刚黑,可是你那边应该很晚了啊。”我关切的问,这么晚打电话一定是有事发生了吧。

“高淼骂我,让我滚,在外面还跟另一个女生勾搭着!”她开始哭了。

我真不会劝人,这让我手足无措,“不会吧,你不是说他跟我很像么,应该很专一才对的啊,你们……”

“可能是你误会了呢,你别多想了,好歹你们也这么久了呢!”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能让她好受点了,我是真怕女生的眼泪。

……半晌,“我挂了,我想静会儿。拜拜”,我听出那是无助的声音,我也无所适从了。我似乎也应该找人倾诉下?

后来我知道了,那段时间里,王倩从南昌请假去了成都,偷偷跟了高淼一天,亲眼目睹了跟高淼勾搭的“妖精”。然后在一个公园里面当众扇了高淼一耳光,转身要走。高淼第一次看到王倩出现在他面前时整个人都傻了,站着不动。一耳光打醒了他,他哭腔似的要求王倩原谅他,并当众跪下,发誓以后再不会吵架,不再劈腿。最终她回到了南昌,原谅了他。

再后来,我也学会了安慰人了,学会了转移话题,这些都是一次次王倩的电话求助的结果。

125号,王倩跟高淼吵架了,原因是高淼QQ空间中还有以前“妖精”的留言;

127号,王倩跟高淼冷战了,原因是高淼手机坏了,1天没有修好,没有联系她;

1210号,他们再次吵架了,因为加了“妖精”的妹妹的QQ,并接受妹妹对他的称呼:姐夫;

1215号,王倩说她一定要分手,高淼再次让她滚了;

1225号,王倩哭诉着,她要诅咒高淼全家,但是具体如何伤害她,她只字未提。

……

打架.png

       一个学期过去了,很快就要回家了,校园里到处都弥漫着跳跃的影子。我问王倩,要不哥们儿几个聚聚,她说可能没有时间,她要去上海她爸妈那里,顺道儿去成都逛逛。我心中跑过一万只草泥马,南昌到上海,顺道经过成都?你当我地理老师是白痴么!她问我寒假有啥打算,我说我想去高中校园走走,看看那时候的教室,听听早读声,她说她也很想去看看,但是……

3.当“家教

我要去宁波她爸妈那里,就不见了。”李健说到。

“哦,那你路上注意安全哈,把你身份证号给我吧,我给你买票。”随后,我收到了她发来的身份证号。

寒假如期而至,李健拿着卧铺火车票去了宁波,由于电话漫游的缘故,整整一个寒假她的手机都是关机状态,就算是过后的新年也没有收到她任何讯息。而我远离了新大的鹅毛大雪回到了四川,回到了教我育我的母校。

走在校园里,没有听到早读声,空荡荡的教室也没有一个学生,已经不是我离开时的校园了,或者我不再是我了。就像克拉克利特说的: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一样。

转过一个弯时,迎面走来一个女生,一个漂亮女生。

“诶,你是不是张小白学长啊?”美丽女孩儿问我。

我又惊又喜,这里还有学妹认识我?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呢?“我是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哦,以前老师提到过你。”,她抿嘴一笑,“我叫王怡静。”

“哦哦哦,难怪不得啊,你好,你好。”我舒了一口气。

“老师总是夸你们这些学长呢,总是嫌弃我们笨,不如上一届的学长们。”她眼中透着钦佩之情。

我:“这说得,谬赞了,我们那时候他也那么说我们的。不过这有点巧呢,你怎么将人和名字对上号滴哦?”

“诶,我猜的,哈哈哈。那个你能做家教么,马上要高考了,我想让你给我补习下数学。”她拨弄着手指。

“补习啊,寒假时间比较短呢,我可能没有时间呢。”这孩子很聪明啊,怎么会挑机会。

她顿了顿,“就一周,一周时间好的吧,你在学校都能够出去带家教班,教我一个人你肯定没有问题的了。你就行行好呗,包你吃住,家教可能按小时收钱,我们乡下人,你就便宜点,按天算好的吧?”

“这个,不好吧……都过去一个学期了,我基本都忘记啦。”我左右为难了~

“没关系的,我们文科的数学对你来说应该简单的,你一看就懂了,就这么定了哈。我家就在学校后面,你明天来吧。就这么定了哈。明天见^v^。”说完她就跑开了!

“诶,能不能再商量下……”她已经跑远了。

都是校友,还是得给人家一个面子,去就去了,就算是忘记了,也应该难不倒我吧!

翌日,我到了她家,“你先歇歇,待我不会的时候我就问你哈。”她开始认真的做起试卷来。

等到我无事可干的时候,她发问了,“你给我讲讲这个呢,不太会。”我看看题目,确实是比较难,搜肠刮肚一番,“这个就是考这个知识点……”

“哦,原来如此,明白了!好,我继续。”,她乐呵的开始写下解题过程。

然而我感觉自己都没有讲清楚,可能是她确实聪明的缘故!

两天后,我已然感觉自己知识的匮乏,不足以执教,于是借故离开了,离开时留下了我的QQ,手机号码。

至今让我疑惑不解,她真的不知道如何解题么?可能是我低估了她,高估了我自己。

 

4.骑行

时间如沙漏,一丝丝滑落,日子也就那么划过没有一点涟漪。

躁动的青年总想着他的青春就此终结而心有不甘,他想去数数卢沟桥的狮子,去大漠深处欣赏落日,去海边看日出,然后数着每一杆路灯,每一个岔路口回家。

电话费还是那么多,有增无减,王倩还是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李健还是忙,我依然还是理解,送的礼物依然还是收,依然发一个开心的表情。只是我不再打游戏,不再熬夜刷电视剧了,变成了每天到实验室,每天数着亮着的路灯回宿舍,考试期间整理复习资料给大家,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可能就这样刷过大学时光了吧。

推开寝室门,“哟,小白回来了哟,我就说你家还有三小姐吧,你看,你看,这谁啊?”我手机忘记拿了,5个王怡静的未接电话。“室长,别乱说,这是学妹哈。”我到走廊上的暖气包上回拨了电话,这次不是给李健打,是王怡静。

Hello,好久不见哈,找我有事呢?”我问道。

王怡静问:“我想考川师大,以后当教师,但是想问问你,你觉得教什么比较好呢?”

“这个,看你自己喜欢什么专业吧,当老师挺好的,不错哟。加油,未来的人民教师。”我说道,“你干嘛考川师大啊,你可以考虑西南大学的啊。”

她笑笑不语。

 

这天,李健说她成功的从机械设计专业转到了化学专业,以前的努力没有白费,真的为她高兴,能够去自己喜欢的专业学习。同时也为另外一件事高兴,这样她应该就没有以前那么忙了吧,时间应该多点了吧。

然而我似乎想太多了,她依旧还是那么忙,我还是理解她。毕竟她那么要强,没有理由不忙啊。

一个令人高兴的消息下来了,国家奖学金下来了,对于我来说这可不是一笔小数啊,可以做自己计划已久的事情啦。

我兴奋的告诉了李健,“我获奖啦,国家奖学金下来了,我想邀请你暑假来骑行,从新疆骑行回家,费用不用担心了的。”

“那是你的奖学金呢,不是我的,再说我不喜欢骑自行车,而且还这么远!”

我目瞪口呆,她平时不都是骑自行车上学么,周末没事了也要出去骑几圈的啊。“都一样的嘛,你的费用我贴啦,你来嘛,一起穿越沙漠,在沙漠中看日落,多好的呢。来吧,来吧。”

嘟,嘟,嘟,她挂电话了。

我更加坚定一定要穿越沙漠,后来找到了高中同学孙繁钟,他酷爱骑行,他那时在吉林上学,但是听说要来新疆出发穿越沙漠他倒是觉得太折腾,于是提出了另一个方案,我从新疆出发,他从吉林出发,相对而行,在西安会合,如此也很不错。我接受了他的建议,开始召集同伴儿,这么长途的骑行,至少得三个人一起上路,对这个疯狂的计划,只有室长一个人响应我的号召,还有一个就是王怡静了,她说她高考完后就一起骑行,可是我们担心一个女孩子吃不消,虽然嘴上答应着却在准备工作上完全不考虑她。

但是这也没能阻挡她周期越来越短的打电话给我,我隐约感觉有些地方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

 

其间,王倩同学跟高淼已经水火不容了,长期的哭哭啼啼,我开始劝合,但是所有的话我都重复了不下10遍了,以至于后面我狠毒的说:“你跟着他,图个啥啊,天天吵架,有意思没有啊,分球算了,他不适合你,分手吧,别坚持了,没结果的!”说完当天晚上,他们又和好了,我真的很无语,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学期末,不出意料,小师妹没能来,只好我跟室长出发了,整理好行囊,向东,穿过市区,看到遍地的大风车,穿过达坂城,吃着哈密瓜穿过吐鲁番,一路上看到的是热情的各族同胞的热情,宽厚。一天下午,车胎暴了,无赖只能推着走,最后也没能走到集市上修补车胎。幸好路过的回族大妈开着三轮车载了我们一程,来到她家。第一次在回族同胞家中做客,真是拘谨啊,不安啊,会不会被打啊,会不会被嫌弃啊!意外的是,一个小男孩递上来一杯奶茶,一块奶酪,我跟室长对视,不知如何是好,颤颤巍巍的接过来,嘴里面念着谢谢。

建设.png

晚饭是手抓羊肉,羊头给了最长着,这是他们的规矩,我们收到了一条羊腿,这是贵宾的待遇啊!心中不免万千感慨,以前常听人说新疆人怎么地怎么地,尤其是75事件过后,更是觉得他们不可亲近,我只能说那是听说,现在我知道总有些人唯恐世界不乱。吃完,大妈安排我们到他大儿子刚结婚不久的新房里面睡,这可把我们吓坏了,岂能这样呢,在我们执意不肯的情况,我们跟他的小儿子一起挤了一晚上。小不点对外面的世界很好奇,不停的问我们问题,问武威是什么样子,鸟市是什么样子,还有大学,北京……

第二天早上,我们无以为报,知道如果给钱大妈是断然不会收的,遍将身边带上的唯一一份地图送给了小孩子,让这个世界都装到小孩子的脑袋里吧。

落日.png

在甘肃的戈壁中,我们驻足,看着落日的余晖映红整个天边;在兰州嚼着最带劲的牛肉干,吃着纯正的兰州拉面,在兰州大学前驻足,仰视西北最高等级之一的学府。最终我们在西安会合了,而孙繁钟从东北赶来亦是另一番的风景了。相逢不必言语,看到彼此脱过两层皮的脸,手臂,还有脏的不像样子鞋子,都知道我们自远方来。路过的风景亦是别人的风景。室长突然冒出一句:美食和风景的意义,不是获取,不是记录,而是在想象之外的环境里,去改变自己的世界观,体验通过想象永远达不到的东西。即使几天,几十天后回到以前一样的环境中,我也很高兴的说,如果人生都是一本书,至少我比别人多了几页彩绘。


预知后续故事,请看明日第四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