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博客详情

第六幕 南昌的妖风

FreshMan 2019年04月12日 12:38 妖风,错过,明媚 197

简介人生是一场错过,愿你别蹉跎

人生.jpg

1.相识

早上十点,电话突然响了,是孙繁钟,“哥们儿,你在搞啥子?”

“在准备自行车呢,待会要环湖骑行。怎么想起我了,有啥事啊?”我很惊讶孙繁钟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平时他都是要睡到中午12点的。

孙繁钟:“有兴趣出去耍不,走远点。”

我:“走远点,去哪儿?”

孙繁钟:“去江西南昌吧,如何?”

我:“南昌啊,好啊,好啊,我正想去走走呢。”早前我就希望去看看王倩同学上学的地方,她吵架的地方,走一走她走过的校园,摸一摸南昌起义纪念碑,去看一看她看过的风景。

孙繁钟:“嗦嘎,我一个人不好意思去。”

我:“不好意思?你要啥见不得人的事?”

孙繁钟:“我去相亲。”

我:“相亲,相亲?我没听错吧,你啥时候勾搭上江西的妹子了?”

孙繁钟:“网上聊的,聊的挺好的,然后我说漏嘴了,说想去看看她,然后她就说一定要去。我还没有过毕业旅行,就当是毕业旅行吧。你跟我一块去,我一个人不好意思。”

“我去,你是去相亲啊,那我不成了电灯泡了啊,我还是不去了,不去了。”我立马给怼了回去。

经过他的绕磨硬泡,还有报销差旅费,最后我还是“欣然”接受了。

 

310日晚上搭了苏州去上海的高铁,准备在上海住一晚,第二天跟孙繁钟一起奔往南昌。知道第二天我才知道孙繁钟直接从杭州前往南昌了,不来上海了,傻傻的我还在等他来上海,无赖中,只好搭了中午开往南昌的动车,比他晚到3个小时。

当天晚上孙繁钟告诉我,他在杭州的时候他姨妈的同事的哥哥的邻居介绍了一个妹子给他,然后他们就开始聊了,还一下子就聊到火热了,于是有了这次计划的见面。如果说孙繁钟不善于言辞,大概是说他不善于在男生面前言辞吧,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将验证我的结论。

南昌的天气出奇的热,在上海我还穿了长袖的T恤,一登陆南昌就开始冒汗了!而且时不时还有妖风,刮得满口的沙子。第二天一大早就重新买了一套夏装,然后再熟悉即将见面的环境,选好景点,路线,吃食,餐厅……一切都计划好了,就等明天见面了。

刚好.png


312日早上,我们如约来到了南昌农业大学,妹子今年大四,还没有毕业,我们在校门口等了一小会。缓缓的走出来两个人,两个女生,再往我们这边看,我大概知道了,就是她们了吧,只是具体是哪一个呢,一个浓眉大眼,柳叶眉,身材丰满,肤如凝脂;一个娇小玲珑,楚楚动人,面带微笑,一副圆框眼镜几乎挡住了整张脸。我问孙繁钟“是不是她们啊?不是说只有一个人么?怎么两?”孙繁钟盯着她们,目不转睛,直摇头。因为他们只是在网上聊,从来没有看过对方照片,不知道人长像几何,女孩子说都看了长相在决定聊不聊不就显得肤浅了么。我也是佩服了他们了,万一对方是个丑八怪,那就……

片刻,两个女孩子靠近了,大眼的女孩子开口了,“你就是孙繁钟吧?”

孙繁钟:“啊,我是,你就是易秋葵了吧?你们好,你们好。”

大眼的女孩子一下笑了,“我不是,这位才是葵花姐啦,我是她闺蜜肖艳。”

孙繁钟脸红了,“不好意思,我们这是第一次见,你们好,这是我好朋友小白。”

“你们好,我们是第一次来南昌,这儿可真热啊。你们吃早餐了么?要不我们吃早餐去吧。”我提议。

葵花姐说,“好啊,正好学校食堂还没有关,要不去食堂吃吧。”

“好,好,我要请你们吃凉皮,河粉,水煮,走走走。”肖艳欢欣起来。

于是四个人开始在南昌农大里面一边走一遍聊,哦,不对,准确的说是两个人聊,两个人走。

孙繁钟:“你们学校真大啊,比我学校大多了。”

肖艳:“对呀,我们学校还有校车,你如果累了,我可以请你坐小黄车呢。”

孙繁钟:“哇塞,你们这个科技馆好有特色啊。”

肖艳:“那当然啦,我们都会在里面看书,学习,下雨的时候才好呢,雨水偶尔会滴到你坐的桌子上,凳子上,凉凉的。还有,你看顶上的玻璃,站在三楼可以听到雨打玻璃的声音哦,还有溅起的水花。要是下雨我带你去看。”

孙繁钟:“好啊,好啊。”

“你们过来远么,要走多久啊?”葵花姐问到。

“我在苏州,绕了下,5个小时,孙繁钟在杭州,可能4个小时吧。”我回答到。

肖艳:“哎呀,我今天又把针管带出来了。”

孙繁钟:“针管?”

葵花姐:“她啊,以前实习的时候练习扎针,给兔子,青蛙扎针,经常都把针管带回寝室的,今天又带出来了。”

肖艳:“葵花姐,我没有啦。你让我带的啦。”

孙繁钟:“哈哈哈,正好,待会我当你的实验品,让你练练。”

孙繁钟:“你们食堂外面的人能进来吃呢?”

肖艳:“能啊,还能办一张卡,可以在食堂吃饭,很方便的,还有很多小吃的。”

孙繁钟:“……”

肖艳:“……”

 

我和葵花姐并排走在后面,孙繁钟和肖艳走在前面。肖艳带有浓重的黔北口音,孙繁钟需要注意的听,也就凑的很近听她说,而肖艳也很乐于跟孙繁钟交流,滔滔不绝。一顿饭的功夫,肖艳已经邀请我们逛整个南昌城了。吃完早餐,我们开始按照既定计划开始压马路了。孙繁钟听肖艳说,如果能完整的背出藤王阁序,就能够免门票,然后孙繁钟居然在公交车上开始复习滕王阁序来,来到滕王阁,孙繁钟已经跃跃欲试了。他跟肖艳商量,当他卡壳的时候,肖艳在他后背上画字提示,就这样,孙繁钟硬是背完了藤王阁序,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

临了,肖艳提议说看一场电影吧,于是,四个人走进了电影院,选了一部《火锅英雄》,概不知道讲什么的吧,我跟葵花姐中途走了出来,葵花姐说“他们看的挺认真的哈。”接着我们都笑了。

2.一张合影

时间转瞬即逝,三天的时间很是匆忙,本想着来南昌看一看王倩同学看过的风景,却怎么也无法体会她说经历的是怎么样的时光,在每天吵架的情况下还能跟高淼在一起。可能对我这单身的人来说,这将是永远的谜了。是时候离开了,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着,只是有一点完全出乎意料了,似乎相亲的对象由葵花姐变成了肖艳。在地铁上肖艳望着对面的孙繁钟,一直笑,没有说话,列车一个站接着一个站过去了,她就那么看着对面的孙繁钟。终于在最后一个站她坐到了他身边,我会意的拿出手机对着他们两个拍了第一张合影。孙繁钟要了肖艳的电话,微信,QQ。不知道葵花姐怎么知道这些,我想,这样的好闺蜜,应该会祝福她的吧。

我们回到了自己的生活,过着跟以往相似的日子,只是我知道了有些东西是可望不可即的,一触碰就会碎。后来我得知,在回去的那个晚上,肖艳在寝室放声高歌,反复唱着同一首歌——传奇: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再也没能忘掉你的容颜

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

从此我开始孤单思念

而孙繁钟一路上都听着My Prayer:

Dear God(敬爱的上帝啊)

I know that she's out there(我知道她就在那里)

the one i'm suppose to share my whole life with.(那个我想把我的一生都奉献给的女孩)

And in time(总会有一天)

you'll show her to me(你会把她带到我身边的)

Will you take care of her(你要好好照顾她)

comfort her(在她伤心的时候安慰她)

and protect her(保护她)

until that day we meet(直到我们见面的那一天)

And let her know(并让她知道)

my heart(我的心)

is beating with hers(只为她而跳动)

南昌,对于孙繁钟来说是一个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地方,孙繁钟和肖艳勾搭上了,葵花姐和孙繁钟见光死了,这天正好是312日——清明节。

 

肖艳毕业了,葵花姐也毕业了。作为姐妹,两个人一起去了深圳,后来孙繁钟跑到深圳接回了肖艳,一起住在了杭州,他们再也没有提起过葵花姐,也再没有说起过在南昌的事情。

背影.png

后来我明白了,明白了王倩为何无法放弃高淼了,他们在财大的树林里面接吻,那么认真,那么深情;相依在艾湖边;在滕王阁一起高声背诵藤王阁序;在青山湖滨的小旅馆……就像孙繁钟跟肖艳所经历的一样,我甚至感觉到了她的每次哭诉都是在向我炫耀她的爱情,宣誓她对高淼的浓浓情义,也是对我过往的懦弱的批判。

南昌的妖风刮得人心烦意乱,久久不能平息。


欲知后续故事,请看明日第七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