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博客详情

第九幕 潜逃

FreshMan 2019年04月12日 12:58 走过的岁月,留下的风景,不变的心 211

简介如果我走过你走过的路,看过你看过的风景,会不会离你更近一些;如果我看过你看过的电影,听过你听过的歌,会不会懂你更多一点;如果我淌过你淌过的河流,踏过你踏过的雪地,不知能否感受到你的温度。

   如果我走过你走过的路,看过你看过的风景,会不会离你更近一些;如果我看过你看过的电影,听过你听过的歌,会不会懂你更多一点;如果我淌过你淌过的河流,踏过你踏过的雪地,不知能否感受到你的温度。

一个人.jpg

今天是2025年元旦,小白走了已经七年了,今天整理他留下的东西时看到了落满灰尘的笔记本。以前他用过的密码我都试了始终都不能登入,今天想起他在苏城第一家公司的第一个密码,成功进入了。

原来他一直在记录着,写着他自己故事,只是他还没有完成,最后一幕(他写到第八幕)也就拟了提纲。以前我只是随口一说“把你自己的故事写下来,都可以当小说啦。”2017年,小白回到了四川,我算是第一个迎接他的,一个风尘仆仆的人,脸盘宽阔,大鼻子,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寸发倒显得有几分精气神。

对于我的款待他似乎不知所措,后来我知道他有些羞涩,再后来他成了我男朋友,2018年元旦,他拿着首饰盒奔向我,却再也没能靠近。临走前他还举着盒子,望着我,他说“这是,送给你的,石头,你能收下么?”原来他说的石头,是钻石,我还记得他问过我一个问题:“给你出个测试题目哈,金,银,石头,沙子,如果只选一个,你选哪个?”

我:“干嘛用?”

小白:“测试思维方式。”

我:“你选哪个?你选哪个,我就选哪个。”

小白:“我选石头。”

此刻我戴着他送的钻戒,完成他最后未完成的事。

我知道他想在元旦给我惊喜,他总是喜欢这样,有时候都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惊吓了。在过马路时本是绿灯,然而一辆马力十足的车从人群中碾压了过去,小白,也在其中。我抱着他,他举着首饰盒,微弱的声音问我,“这是,送给你的,石头,你能收下么?”我哭了,紧紧抱着他,无助的看着他合上双眼。那天的事故死了3人,重伤4人,肇事者潜逃了,黑色轿车没有车牌,驾驶者带着鸭舌帽,监控显示他一路开着,到了一栋别墅前停了下,然后就再没有停歇,一直到了城市边缘,消失得无隐无踪。虽然我们也一直要求警察全力破案,还我们一个公道,只是线索有限,始终没有消息。

直到20204月,警方宣布捣毁一个制毒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13人,账款数十万,真相才浮出水面。后面警察通知我抓到了害死小白的凶手,就是这个制毒犯人李童,如今羁押在新疆。我随即前往新疆讨要公道,当面质问凶手怎么可以如此残忍。事后我看到了凶手的自述:

我叫李童,四川人,2014年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化学系有机化学研究生。开始我听说咖啡因可以加工成麻古后,我就想挑战自己。我就在网上搜索麻古配方,并从朋友那儿购买了色素、甲基苯丙胺、咖啡因等原料,并按一定比例掺和起来,并碾碎成粉末,制成麻古。开始我并没有准备卖这些东西,后来结交了李健,也就是我老婆。那时候有一个男生说跟她有约定,开始她并没有答应我。后来我不断的追求她,给她更加实在的便利,有时候直接给钱给她,改善她的生活,那个男生离他很远,很远。然后我又给她讲,他们两个是没有未来的,也不了解她。这样持续很长时间后,她才就答应跟我谈。但是她不想让那个男生太过伤感,需要一段时间淡化跟他的关系,不能直接了断的断绝关系。我们开始谈恋爱了,钱就开始不够用了,开始给李健买东西都是挑最贵的买,出去吃饭也是挑一些上档次的地方。当然她也开始接受我了,慢慢的放开了心。

我有次出去玩,跟一个朋友说缺钱用了,他就给了我2万,很是阔绰,说不用还。以后有机会帮他忙就行,我也就欣然接受了。后来他听说我学化学,就问我能不能自己制麻古,我自信满满的说,我早就尝试过了,没问题,只是不知道纯度如何。后来他就把我做的麻古低价买去了,也解决了我的经济危机,李健以为我们化学以后前景非常好,也能赚钱,就想方设法转过来学化学。只是她那时候的成绩不理想,不能转,后来我给了导师一笔不菲的钱,考试后就让她转进来了。

等我们毕业的时候我已经有相当的资本了,于是很快就结婚了,我也成为了团队中的骨干力量,李健以为我是一直从事的是药物研发工作。后来每次我们出去旅游基本都是当做掩护,很多时候就是在景区人多的地方进行交易。这样人多眼杂,而且景区里面人多,就算是被警察盯上了也比较容易脱身。毕业后半年,李健就生下了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她非常溺爱孩子,也不上班了,我明显感觉钱又不够用了,然后就加大投入,毒品销往更多的地方。后来李健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每次警笛鸣过的时候她就紧张,后来她知道了,多次叫我不要干了,孩子都已经三岁了,不能影响孩子。只是我没能收住手,说实在的,一旦沾染上这个东西,又怎么能是说收就能收的啊。

2017年元旦我带毒回家,打算第二天去送货,遇到警察盘查,就把白面放到孩子的衣服里面了,我们排队等着盘查,听到孩子大哭就让我们直接走了,回头看才发现孩子把包装塑料膜咬破了!老婆就急了,对我发火,刚刚经过你们盘查,本来就紧张,她一闹,就没有把握好,闯了红灯,撞上了人,到底几个不知道了。然后我送他们母子回家,然后自己把车开到郊区丢了,回老家住了几天才回来。

后来,几年内我又做了几单大的。老婆也越来越冷淡了,不想跟我过了,更诧异的是我儿子那么小,已经有瘾了,怪我自己啊。

今年(2020年),元旦,李健给我说她报警了,让我赶紧跑,我知道她受不了这种担惊受怕的生活了。他不等警察来抓我就给我说是不想亲眼看到我被送进监狱。

于是我急忙逃出四川,准备前往新疆一个朋友那里求助,然后转到中东去。在西安的时候,我下车买吃食,被贼盯上了,手机,皮夹被偷了,索性我车里面还带有现金,开车一路往新疆走,到达兰州的时候车子坏了,没办法,没有身份证,即使有我也不敢用,不敢去买飞机,火车票。就只有搭车顺风车走,一路辗转,在一段戈壁滩的路上,我找到一处回族人家,我太累了,就想去他家休息,可是他不同意啊,我说我出钱,我有钱,你要多少都给。但是他还是不让进,好像是他们家刚生二胎,不见生人,我就随口骂了几句。那老家伙用很不标准的普通话说带我去其他人家,我就坐着他那个又破又硬的板车往前赶了几十里地,然后他说他要回去了,叫我往前走10里路就到了,我信以为真。我走了很长一段路,都没有发现一处人家,我觉的肯定有20里了,我想我肯定被那个回族家伙给骗了。只能在戈壁滩上睡一晚上了,晚上听到了狼叫,我生平第一次听到狼叫,汗毛都立起来了!晚上降温也很迅速,只能在雪地里面挖个洞,倒掉我装钱的袋子,当做睡袋。那时候我都不想逃了,想着第二天就自首。但是,等到第二天到来时,我又不想就这么罢手,还是拼命跑!

好不容易到了乌鲁木齐,那个接我的兄弟带着一帮子人朝我走来,其中还有一个高挑的女子,特别漂亮。我以为是来迎接我的,顺便带来的福利。没想到他走到离我还有100米左右的时候大喊,“跑,快跑!”然后他当下就被摁倒,我明白过来了,他们是来抓我的,我那里跑得掉啊,跑了几步就被打倒了,一头栽倒在一个深深的雪坑里面。

后来那个漂亮的警官审我,知道她叫陈晨,她是新疆安全局的,很早就注意到我了,所以我一到新疆就被他们给逮捕了。

夜晚的车.png

我到新疆去的时候,已经冰消雪释了,没有了银装素裹,没有漫天雪花,一切都是那么井井有条。我找到了陈晨,果然不出所料,她是极美丽的,也很干练,似乎看不出来是一个温柔的女子。她没有多说什么,特地带着我一起回到了新大,走过以前小白走过的路,看一眼他眼中的世界,翻一翻小白翻过的书,数一数到宿舍亮着的路灯。只是陪着陈晨再走一遍的,不是小白,而是我了。

我问陈晨,“你结婚了么?”

她答道“太忙了,也没遇到合适的。”

我知道可能不是太忙的缘故。

陈晨问我“以前小白他对你还好吧?他有时候脾气很坏,没有欺负你?”

我:“他刚开始的时候都是很小心,谨慎,害怕自己做错事,说错话。后来慢慢的就好了。他读书的时候总说杯子里面的水温不对,要么就说我加的多了,烫了,要么就说凉了,不知道他想要的最好温度是什么。”

陈晨嘴角微微上扬,“可能没有茉莉花瓣吧。”

陈晨问我“李健,就李童的老婆,就是小白高中同学是么?”

我点了点头,“是的。”

我们没有更多的话,但是彼此都视对方为亲姐妹一般。

临走是,陈晨拉着我的手说,“这个钻戒小白给你买的还是你现在的先生买的?”

“我没有再找了,也还没有结婚,这个,是小白送的石头。他最后送给我的东西。”

陈晨沉默了,我接着说,“这个木偶,是阿里,他以前说本来有一对儿的,不知道另外一只到哪里去了。他一直带在身上,送给你吧,留个念想。”

陈晨开始抑制不住自己情感,哭了,眼泪一颗一颗滴下来打在阿里身上,她慢慢的从衣服里面掏出一个阿里,跟这个几乎一致,看着它们,抽泣的说,“这是我在他考研前一天早上送给他的,希望他能考个好成绩,他以前说自己他什么困难都不怕,唯一担心的就是害怕自己安于现状,没有了进取的心。”

阿里.png

陈晨把一对儿阿里放在了月台上。我乘高铁离开了,就像小白离开时一样,陈晨的身影慢慢的远去了。列车路过戈壁滩,我要看一眼那里的夕阳。很远了,还看到你朝着夕阳挥动的手,也许不是你,但我宁愿相信是你。


欲知后续故事,请看明日结局。